產品目錄 首頁 插頭 公司介紹 榮譽証書 新聞中心 企業動態 客戶服務 聯繫我們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G20觀察:新就業與新經濟比翼齊飛

發布日期 2016-10-09
習近平主席在G20工商峰會(B20)開幕式主旨發言中講到:以互聯網為核心的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蓄勢待發,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新技術日新月異,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的結合,將給人們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帶來革命性變化。這種變化不會一蹴而就,也不會一帆風順,需要各國合力推動,在充分放大和加速其正面效應的同時,把可能出現的負面影響降到 。
9月6日,“勞動世界的未來高級別三方對話會”在京舉行,人社部部長尹蔚民、國際勞工組織總幹事萊德、中華全國總工會副主席江廣平、中國企業聯合會副會長黃海嵩出席會議。本次對話會目的,基於當前經濟社會發展領域出現的各種變化和趨勢,結合中國國情,探討技術進步、科技創新對於勞動世界未來的發展方向。阿里研究院郝建彬應邀參會,以下為其對“新就業與新經濟比翼齊飛”的觀察。
回顧20世紀,工業化、創新和技術進步創造了前所未有的財富,並大幅改善了人們的生活質量,就業也相應從“工業社會”下“標準化”向“信息社會”下“個性化、多樣化”的新就業悄然轉變。就業組織方正從“工廠、公司”向“平台”進行遷移,就業關注點也從“充分就業”切換到“靈活、自主”。展望未來,美國人工智能時代的科技預言家約翰· 馬爾科夫《與機器人共舞》一書中,有兩個數據很令人震驚:互聯網行業,每使一個崗位消失,會新創造出2.6個崗位……而未來每部署一個機器人,會創造出3.6個崗位。面對科技創新與技術進步,未來就業將何去何從?

阿里巴巴一直秉承“促就業”的社會責任,將這一責任嵌入到阿里巴巴企業文化和商業模式之中。目前,阿里巴巴零售商業生態系統中,平台、廠家、商家和服務商形成了有效的相互促進關係。阿里云幫助中國的“小企業、年青人”多、快、好、省的開展互聯網創業,讓“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大繁榮,成為就業創造的新引擎,讓中國逐漸成為世界“創新、創意”的引導者。

圖1 技術進步與就業主體的演進曆程

來源:阿里研究院《新經濟十大議題》2016.3

一、阿里巴巴就業的基本狀況

(一)網絡零售創造流通領域就業新方式

麥肯錫《中國網絡零售革命:線上購物助推經濟增長》研究報告表明,網絡零售39%屬於新增消費。由此測算, 2016財年阿里巴巴3萬多億網絡零售交易額中,超過11700億元屬於新增消費,這背後蘊含了大量的新增就業機會。

根據中國就業促進會一個淘寶網店就業係數約為1.6人/店、一個天貓網店就業係數約為6.9人/店的測算方法,僅阿里巴巴零售平台2015年就創造就業機會約為1522萬。其中,淘寶、天貓平臺上網店創造的就業機會就達1104萬,提供的電商物流領域就業機會達203萬(基本都是新增就業),電商服務相關就業機會超215萬(基本都是新增就業)。同時阿里電商生態還為產業上下游相關領域如生產、製造、設計、原材料等帶來大量就業機會。

1.吸納年輕人創業就業,增進社會穩定和諧。在1100多萬網店從業人員中, 80、90后成為 主體,8成網店員工是34歲以下年青人,75%是高中以上文化程度,不僅有大學生、白領還有退伍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殘疾人等弱勢群體。阿里巴巴零售平台已經成為讓年輕人有事干、有奔頭、增進社會和諧穩定的就業平台。

2.促進零售從業人員的轉移升級。淘寶網讓多數線下“擺攤”的個人,納入平台的統一、規範管理中,拓寬了收入渠道,同時降低了社會綜合管理成本,增加了全民福祉。天貓則幫助眾多傳統品牌完成互聯網基因重組改造,全面開啟商業電子化時代,更好洞悉消費者。

網絡零售就業擴大的主要因素包括:

一是C2B經濟下小眾、個性的消費需求,帶來工業時代“大產出、小就業”到信息時代“小產出、大就業”的改變。淘寶網平台的交易系統,搭建了一個新商業的基礎設施(公共交易服務),讓上千萬賣家低門檻、低成本地開展遠程交易(節約房租投入,降低庫存壓力),滿足數億消費者的個性化需求,提供數億商品選擇,支撐起高度複雜的分工、眾多靈活的就業場景;

二是電子商務延伸了就業鏈條。服務半徑擴大,從几公里延伸到几千公里;從“有限實體貨架”到“無限數字貨架”;延長服務時長,從一天8小時營業到24小時營業、“全年無休”;

三是電子商務創造了就業新物種。隨着服務細分化,從消費者與售貨員時點服務到消費者售前比價、在線服務、上門送貨、售后評價的全方位服務,能夠吸納多層次、全方位的從業者,如超過200萬的電商物流從業人員,就是原來傳統零售業態所沒有的。

圖2 網絡零售與傳統零售的就業分工、時長、半徑比較

來源:阿里研究院

(二)讓就業更具包容性

1.成為在校及大學畢業生創業就業的重要途徑。中國就業促進會《網絡創業就業統計和大學生網絡創業就業研究項目報告》報告顯示,全國大學生創辦的網店帶動就業占網絡創業就業總數的六成,電商創業成為眾多大學生創業的 。

2.為弱勢人群就業賦能,讓就業更具包容性。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互聯網+,讓殘疾人創業就業不再遙遠》報告顯示,截至2015年6月底,淘寶網上共有殘疾人賣家31.6萬人,實現銷售105億元。 數據顯示,淘寶網商殘疾人賣家已經突破45萬人,銷售額超120億元。

3.促進創業就業的性別平等,女性撐起半邊天。目前,店主中女性占比50.1%,交易規模占總交易額的46%。開網店成為數百萬女性創業者的 。店員中,女性比例為49.2%。

(三)創業就業在“云”“端”

截至2016年6月底,阿里云有近60萬付費客戶,這意味着有近60萬的創業者在阿里上創業,帶動就業超200萬。阿里云創業大學,以“課程+培訓+專題講座”等方式來輸出給創業者,使得科技類創業者能夠通過阿里云 的技術能力來豐富創業寬度,通過云上創業生態平台,將創業主題延伸到更多細分科技領域,讓更多學朮派群體通過阿里巴巴商業化平台進行實踐進而幫助其增加創業成功率。

阿里云的“云翼計劃”,面向所有高校在讀的專科、本科、研究生和博士生,以每月一杯奶茶的價格(9.9元/月),提供包括1G內存、15G帶寬流量包、40G系統盤等在內的云計算服務。而“創客+”平台,則是由阿里云和第三方聯合創建的平台服務體系,為創業者和開發者提供包括免費包公場地、融資渠道、開發組件和各類營銷推廣資源,幫助創業者實現夢想。相信未來在阿里云上會有更多年輕、有夢想的“創客”成長起來。

二、新就業形態的四大趨勢

阿里巴巴16年的電商發展之路,也反映出我國模仿型排浪式消費階段基本結束,個性化消費漸成主流,網絡消費是新經濟發展重要驅動力,網絡就業是靈活就業的主要形態。

趨勢一:平台型就業浮現,自然人成為市場的主體。“平臺式就業”已經成為基本就業景觀。傳統的就業方式下,員工受雇于特定企業,通過企業與市場進行價值交換;而平台方式下,自然人需通過虛擬賬號就可以成為平台的服務方,與市場消費者連接,實現個人的市場價值。

圖3 平臺式就業示意圖

來源:阿里研究院,2015

圖4 BCG:傳統就業方式VS.平台型就業

來源:《互聯網時代的就業重構》,BCG,2015

趨勢二:“創業式就業”成為一種顯著的“就業”方式。“互聯網+聯帶來的新經濟,為創新創業提供了更大的空間和高效途徑。隨着信息技術和互聯網的迅猛發展,互聯網成為年青人創業的 。淘寶、天貓正成為千萬年青人創業的三角地,從而對接超過4億在線消費者、3萬億大市場。正如BCG在《互聯網時代的就業重構》報告中指出,以下四大因素,極大地降低了創業的門檻。

基礎設施:公有云服務的出現提供了 延展性和靈活性的基礎設施支持。對於初創團隊來說,極大地降低了創業門檻,大幅節省了創業成本。
市場推廣:移動社交媒體的出現為初創企業提供了一個低成本的推廣方式。
銷售渠道:各種互聯網平台為初創企業聚集了流量,節省了創業早期在銷售渠道建設上的投入。
融資:各種互聯網金融業態的出現為小微企業提供了低門檻的融資渠道。

圖5 淘寶賣家規模:個人和小微創業成為趨勢

來源:《誰在開網店》、《2012年網商發展報告》

趨勢三:靈活化就業正成為普遍,“家庭與工作”關係得以更好平衡。當前,中國也正在進入新的“零工經濟”時代,網紅、創二代、自媒體、威客、麻豆、兼職開網店、專車司機、快遞自由人等自由職業層出不窮,傳統的“8小時工作”正在變成“U盤式就業、分時就業、秒就業”。

究其原因, ,越來越多的工作,都與“數據、信息、知識”相關,而這些要素又是不均勻地分布在不同個體;第二,互聯網、大數據,已經能夠支撐大規模的社會協作,而不只是企業內的小規模協作。只要有意願和能力,每個人都將近乎于好萊塢的演員,可以隨時去不同劇組出演不同的角色。相反,一位演員終生只在一個劇組里出演一個角色,那纔是無法想象的!

圖6 技術進步帶來傳統組織、雇佣的變革

來源:阿里研究院

趨勢四:分工細化帶來新興職業層出不窮。在互聯網的長尾效應下,基於對大數據的分享和交換,特色生意、服務越來越多;職業種類也在不斷分化,三百六十行已經遠遠不能概括其豐富性了。如網絡模特、網絡攝影、叫醒服務,道歉服務,告白服務,失戀服務……這背後創造了無數小眾、長尾的就業機會。

圖7 互聯網技術進步帶來市場交易成本降低及分工細化

來源:阿里研究院整理

市場範圍:大市場纔會有大分工,互聯網和云計算支撐起了一個廣度與深度達到了曆史新高峰的全球大市場。
交易費用:一方面是互聯網和云計算正在大幅降低企業間的交易費用,另一方面則是通過對海量消費者個性化需求的滿足,正在創造出新的專業化價值。
交易技術:淘寶、支付寶等交易系統與交易機制,都可以被視為廣義上的交易技術,正是這種可以同時服務數億消費者、低成本地開展遠程交易、高度發達的交易系統,才能支撐起高度複雜的分工。
資產專用性:與工業時代企業的資產專用性不同,平台以“平台共享”的方式,在云計算中心的“初始固定投入”與APP、垂直應用、增值業務等“邊際投入”之間,進行了一種超出企業資產專用性邊界的社會化分工。

圖8 DT時代“分工/協作”擴展就業新邊疆

來源:阿里研究院,2015

新經濟下,大淘寶比肩甚至超越沃爾瑪的背後,是DT時代的分工/協作,已經在多個層次上開始破解工業時代“分工深化”與“交易成本上升”之間的互相鎖定,技術創新正在拓展商業的邊界,相信也會創造大量更具創意、更富創造的新就業崗位。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阿里巴巴以商會友立場。
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並附上出處及文章鏈接。



產品目錄  |  首頁  |  插頭  |  公司介紹  |  榮譽証書  |  新聞中心  |  企業動態  |  客戶服務  |  聯繫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简体版     繁體版     English
Powered by DIYTrade.com